咨詢律師 找律師 案件委托   熱門省份: 北京 浙江 上海 山東 廣東 天津 重慶 江蘇 湖南 湖北 四川 河南 河北 110法律咨詢網 法律咨詢 律師在線 法律百科
我的位置:110網首頁 >> 資料庫 >> 案例分析 >> 經濟類案例 >> 房產糾紛案例 >> 查看資料

原告要求依法繼承遺產相應份額的訴求是否合法?

發布日期:2019-10-21    作者:房產律師

(為保護當事人隱私安全及避免不必要糾爭,以下當事人姓名,公司名稱等均為化名,如有雷同,可以聯系我們,我們將予以撤銷。)
  陳華芳一審訴稱:2014年1月13日,被繼承人閆風華因病死亡。閆風華系陳華芳的丈夫、程小云的兒子,姜華云系閆風華與前妻武新英的婚生女。2002年8月,閆風華與陳華芳登記結婚,共同生活至閆風華去世。現陳華芳要求確認位于渾江區東興街星泰花園(房權證號為白BQ字第2011003610號,面積為111.32平方米)、位于渾江區紅旗街金河花園(丘地號03-0012-0217-0086-030101,面積為58.67平方米)的房屋兩處及吉F03337號思迪牌轎車(車架號為×××)、吉FG5900號奧迪牌轎車(車架號為×××)兩輛、閆風華在中國工商銀行存款10200.00元為陳華芳與閆風華的夫妻共同財產,并對閆風華所有的部分遺產由雙方當事人進行平均繼承。
  程小云、姜華云一審辯稱:閆風華所留上述兩處房屋應屬閆風華的個人財產,閆風華的住房公積金應屬個人財產。陳華芳與閆風華的共同財產應為星泰花園房屋中的一部分(價值約為75600.00元)、吉FG5900號奧迪牌轎車一輛、閆風華的各項費用報銷款及陳華芳與閆風華的共同存款。陳華芳與閆風華還有共同債務為欠姜華云的借款60000.00元、姜華云為閆風華墊付的醫療費及喪葬費24800.00元及姜華云墊付的房款20000.00元,上述三筆債務應由陳華芳與閆風華的共同財產償還。現上述財產均在陳華芳手中,償還債務后,程小云、姜華云要求依法繼承閆風華的遺產相應份額。
  一審法院查明:閆風華系陳華芳的丈夫、程小云的兒子,姜華云系閆風華與前妻武新英的婚生女。陳華芳與閆風華于2002年8月16日登記結婚。閆風華于2014年1月13日因病去世。截至閆風華死亡之日,即2014年1月13日,登記在閆風華名下的財產有星泰小區房屋一處(登記共有人為陳華芳)、金河小區房屋一處、奧迪牌轎車一輛、思迪牌轎車一輛;登記在陳華芳名下的財產除上述星泰小區共有房屋一處,有中國郵儲銀行帳戶余額18226.64元、中國銀行帳戶余額11271.36元。閆風華生前與故后有醫保核銷款兩筆分別為47349.00元和18000.00元(陳華芳領取)、閆風華喪葬費34256.00元(陳華芳領取)、閆風華住房公積金帳戶25646.87元(陳華芳支取)、閆風華中國工商銀行帳戶10200.00元(姜華云支取)。
  另查明:被繼承人閆風華的第一順序法定繼承人有其妻子陳華芳、母親程小云、與前妻武新英的婚生女姜華云。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中爭議的星泰小區房屋系被繼承人閆風華與陳華芳在婚續期間所取得,雖然程小云、姜華云主張該房系閆風華以婚前個人財產古蘭小區房屋變賣160000.00元后購得,但未能提供充分證據加以證明,證人亦某某出庭作證,且產權登記為共同共有。故對于程小云、姜華云提出的位于星泰小區(白BQ字第2011003610號)房屋閆風華個人財產投入部分應占該房屋比例的82%的主張,法院不予支持,應當認定該房屋為閆風華與陳華芳的夫妻共同財產。經陳華芳、姜華云議價后均一致認為該房屋現價值約為42萬元,該房屋應當先析產后再由陳華芳、程小云、姜華云進行法定繼承;對于金河小區的房屋,程小云主張該房屋為2000年拆遷而得,應系閆風華婚前個人財產,但通過程小云、姜華云提供的房屋產權登記檔案中可以看出,2000年該房屋進入拆遷程序時,閆風華系購買的兩處平房,面積共計51平方米,但2003年11月20日房屋建成辦理回遷時,房屋面積為58.67平方米,閆風華購買擴大面積7.67平方米,并補交相應房款,此時閆風華與陳華芳已登記結婚,故該部分擴大面積的取得系婚后取得,應屬閆風華與陳華芳的夫妻共同財產,該部分擴大面積占總房屋的13%,因雙方對該房屋已議價160000.00元,故該房屋中有139200.00元為閆風華的婚前個人財產,應作為其遺產進行分配,剩余20800.00元應為閆風華與陳華芳的夫妻共同財產,應當先析產后再由陳華芳、程小云進行法定繼承;對于交款收據載明客戶名稱為陳睿涵(姜華云的女兒)的車庫一處,陳華芳主張該車庫為閆風華與陳華芳共同出資購買,且交款票據由陳華芳保管,車庫一直由閆風華生前使用,應屬夫妻共同財產,程小云、姜華云認為雖然出資人為閆風華與陳華芳,但已經贈與給姜華云的女兒陳睿涵,且交款票據載明客戶名稱為陳睿涵。法院認為,該車庫的實際出資人為閆風華與陳華芳,不動產的權利轉移應依法登記,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條:“贈與人在贈與財產的權利轉移之前可以撤銷贈與”、第一百八十七條:“贈與的財產依法需要辦理登記等手續的,應當辦理有關手續”的規定,法院認定該贈與行為并未完成,應屬閆風華與陳華芳的夫妻共同財產,該車庫應當先析產后再由陳華芳、程小云、姜華云進行法定繼承;對于吉F03337號思迪牌轎車,陳華芳在錄音中已經認可該車為姜華云結婚時閆風華陪送的嫁妝,雖然登記在閆風華名下,但在購買后一直由姜華云使用,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二十三條:“動產物權的設立和轉讓,自交付時發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的規定,法院認定該車為陳華芳與閆風華對姜華云的贈與行為,已實際交付使用,該贈與行為已經完成,該車應視為贈與給姜華云的財產;對于吉FG5900號奧迪牌轎車,各方均一致認可為閆風華與陳華芳的夫妻共同財產,經各方議價后均一致認為該車現價值約為13萬元,該車應當先析產后再由陳華芳、程小云、姜華云進行法定繼承;對于閆風華的個人住房公積金25646.87元,屬雙方在婚續期間閆風華所取得的收入,應作為閆風華與陳華芳的夫妻共同財產,進行先析產后繼承;對于閆風華名下在中國工行銀行的存款10200.00元,雖然姜華云辯稱該卡一直由姜華云使用,屬姜華云個人財產,但未能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法院不予采信,認定該款為閆風華與陳華芳的夫妻共同財產,應當先析產后再由陳華芳、組作蘭、姜華云進行法定繼承;對于陳華芳領取的閆風華醫療費報銷款65349.00元,從其來源上看,該醫療費用最初應系以閆風華與陳華芳的夫妻共同財產支付后得到部分核銷而來,應認定為夫妻共同財產,應當先析產后再由陳華芳、程小云、姜華云進行法定繼承;對于陳華芳主張的在帝豪酒樓產生的喪葬招待費10700.00元及姜華云主張的在利民餐廳產生的喪葬招待費5800.00元,雖然均未能提供正式發票,但結合我地區殯葬事宜的處理習慣及餐廳、酒店的實際情況,法院認定陳華芳、姜華云的上述款項均屬實際發生,予以支持;對于白山市渾江區人民政府辦公室發放的職工死亡撫恤金及喪葬費34256.00元,應扣除陳華芳在殯儀館花銷的5270.00元、在帝豪酒樓產生的喪葬招待費10700.00元及姜華云在利民餐廳產生的喪葬招待費5800元后,比照閆風華的遺產由各當事人進行平均分割;對于陳華芳在中國郵政儲蓄銀行的帳戶,程小云、姜華云認為閆風華生前與故后陳華芳的支取記錄(即流水往來帳)及余額均應作為其夫妻共同財產的主張,沒有法律依據,法院不予采信,陳華芳辯稱該帳戶系為陳華芳母親管理財產,屬陳華芳母親個人財產,但未能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法院不予采信,經姜華云申請法院調取交易明細,載明閆風華死亡之日,即2014年1月13日,該帳戶余額為18226.64元,應認定該日該余額為閆風華與陳華芳的夫妻共同財產,應當先析產后再由陳華芳、程小云、姜華云進行法定繼承;對于陳華芳在中國銀行的定期存款本息11271.36元,陳華芳亦主張系為陳華芳母親管理財產所用,屬陳華芳母親個人財產,但其亦某某能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法院不予采信,法院認定該款為閆風華與陳華芳的夫妻共同財產,應當先析產后再由陳華芳、程小云進行法定繼承。
  對于姜華云主張閆風華生前欠姜華云60000.00元,雖然姜華云未能提供書面證據,但在其與陳華芳、程小云、及其丈夫陳曉宇的談話錄音中,程小云表示知曉此事,陳華芳亦表示欠款屬實,并已催促閆風華還款,至于是否已經還款陳華芳并不清楚,陳華芳又未能提供還款證據加以證明,故法院認定該筆欠款存在,并未還清,屬夫妻共同債務,應以閆風華與陳華芳的共同財產予以償還;對于姜華云主張的為星泰房屋墊付房款20000.00元的事實,并提供載明交款人為姜華云的票據加以證明,法院對該事實予以確認,該筆欠款應屬閆風華與陳華芳共同債務,應以閆風華與陳華芳的共同財產予以償還;對于姜華云主張的墊付閆風華醫療費四筆共計19000.00元的事實,并提供交款及匯款票據加以證明,法院對該事實予以確認,該筆欠款應屬閆風華與陳華芳共同債務,應以閆風華與陳華芳的共同財產予以償還。
對于陳華芳主張向同事宋慧平借款50000.00元并已還清,該事實與本案無關,法院不予評判。
  綜上,陳華芳與閆風華的夫妻共同財產價值為836493.87元,夫妻共同債務為99000.00元,閆風華的喪葬費余額為12486.00元(34256.00元-陳華芳實際支付15970.00元-姜華云實際支付5800.00元)、閆風華的遺產(金河房屋中屬于其婚前的個人財產部分)為139200.00元,贈予姜華云的財產為思迪牌轎車一輛。上述夫妻共同財產償還夫妻共同債務后即737493.87元(836493.87元-99000.00元)應先析產再繼承,同時閆風華的喪葬費余額及其婚前個人財產由陳華芳、程小云、姜華云三人進行法定繼承后,即陳華芳應得的價值份額為542224.58元(737493.87元÷2+(737493.87÷2+12486.00元+139200.00元)÷3】、姜華云應得的價值份額為272477.65元【(737493.87÷2+12486.00元+139200.00元)÷3+99000.00元】、程小云應得的價值份額為173477.65元【(737493.87÷2+12486.00元+139200.00元)÷3】。另因閆風華的報銷喪葬費已被陳華芳所領取,陳華芳還應向姜華云支付其實際支付的喪葬招待費5800.00元。現考慮到各方當事人的經濟負擔能力、年齡狀況及對上述財產的掌控情況,法院以位于渾江區東興街(白BQ字第2011003610號),面積為111.32平方米的房屋一處、閆風華的醫保核銷款47349.00元和18000.00元、閆風華的報銷喪葬費余額12486.00元、閆風華住房公積金帳戶余額25646.87元及陳華芳在中國郵政儲蓄的存款余額18226.64元、在中國銀行的存款余額11271.36元歸陳華芳所有為宜;位于渾江區紅旗街(丘地號為03-0012-0217-0086-030101),面積為58.67平方米的房屋一處歸程小云所有為宜;吉FG5900號奧迪牌轎車(車架號為×××)一輛、白山市星泰汽車服務有限公司的車庫一處(客戶名稱為陳睿涵)、閆風華中國工商銀行帳戶10200.00元歸姜華云所有。上述財產分配后,陳華芳即得財產數額為552979.87元,姜華云即得財產數額為275200.00元,程小云即得財產數額為160000.00元,與應得財產數額相抵后,陳華芳還應向程小云支付13477.65元(應得173477.65元-即得160000.00元)、向姜華云支付3077.65元(應得272477.65元-即得275200.00元+已實際支出的喪葬招待費5800.00元)。
  一審法院判決:“一、位于渾江區東興街(白BQ字第2011003610號),面積為111.32平方米的房屋一處、閆風華的醫保核銷款47349.00元和18000.00元、閆風華的報銷喪葬費34256.00元、閆風華的住房公積金帳戶余額25646.87元及陳華芳在中國郵政儲蓄的存款余額18226.64元、在中國銀行的存款余額11271.36元歸原告陳華芳所有;二、位于渾江區紅旗街(丘地號為03-0012-0217-0086-030101),面積為58.67平方米的房屋一處歸被告程小云所有;三、吉FG5900號奧迪牌轎車(車架號為×××)一輛、白山市星泰汽車服務有限公司車庫一處(客戶名稱為陳睿涵)、閆風華中國工商銀行帳戶10200.00元歸被告姜華云所有;四、原告陳華芳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分別向被告程小云、姜華云支付人民幣13477.65元、3077.65元;五、駁回原告的其他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6490.00元,減半收取3245.00元,由原告陳華芳與被告姜華云各1082.00元,由被告程小云承擔1081.00元。”
  程小云、姜華云上訴稱:(一)一審法院認定陳睿涵名下的車庫應屬于陳華芳與閆風華的夫妻共同財產是錯誤的。1、該車庫是閆風華生前出資為姜華云的女兒陳睿涵購買的,是閆風華夫婦對于陳睿涵的贈與行為。一審法院以該車庫未辦理產權登記為由認定贈與行為未完成沒有法律依據。該車庫為地下車庫,不具有辦理產權條件。該車庫是不需要辦理登記手續的,僅以占用為取得,已實際由受贈人使用,贈與行為完成。2、依法進行產權登記是房地產交易的管理性規定,而不是效力性強制規定。本案的贈與行為合法有效,且已實際履行。因此,該車庫應為陳睿涵的個人財產。3、對于該車庫已贈與陳睿涵的事實,陳華芳是認可的。陳華芳在一審起訴時的訴訟請求中并無要求分割該車庫的請求。并且,該車庫是閆風華與陳華芳的共同贈與行為。現閆風華已去世,陳華芳單獨主張撤銷權于法無據。(二)陳華芳在閆風華去世后第二天存入4萬余元。此款為閆風華喪葬禮金款,應為閆風華與陳華芳的共同財產,應作為遺產進行分割。(三)剩余12486.00元喪葬費應作為下葬支出,不應作為遺產處理。閆風華喪葬費核銷款34256.00元,在核銷前陳華芳實際墊付10700.00元和5270.00元。對于陳華芳墊付的10700.00元和5270.00元從核銷的喪葬費中扣除后應作為閆風華和陳華芳的夫妻共同財產處理。姜華云實際墊付5800.00元應予以返還,余款12486.00元應留作閆風華下葬支出,暫時由姜華云保管。請求重新確認陳睿涵名下的車庫歸陳睿涵個人所有、陳華芳2014年1月14日存入銀行4萬余元及陳華芳墊付的喪葬費15970.00元為陳華芳與閆風華夫妻共有財產;訴訟費由陳華芳承擔。
  陳華芳答辯稱:車庫不存在贈與,上訴人主張贈與,應當提供證據。車庫為閆風華和陳華芳婚姻存續期間購得,屬二人共有。如果對該車庫進行贈與,應當經占共有份額三分之二的共有人同意,閆風華只占二分之一的處分權利,所以,該車庫是閆風華、陳華芳二人共有財產,應當先析產后繼承。4萬余元為個人情誼收受的禮金,不應繼承。閆風華喪葬費是在2014年1月13日后所發生的財產,不是閆風華遺產,該款在誰處,應歸誰,一審法院判決雖有偏頗,但陳華芳不再提起上訴。剩余喪葬費的使用可以由具體出資人憑有效收據向所有繼承人主張權利。
  本院二審查明:2013年2月6日閆風華購買了本案爭議車庫。陳睿涵系2009年出生。一審法院庭審時,陳華芳舉出購買車庫收據,用于證明車庫是閆風華購買,屬于夫妻共同財產。程小云、姜華云質證意見為:該車庫確是閆風華和陳華芳出資購買,但于2013年2月6日贈與給姜華云的女兒陳睿涵,該車庫一直由姜華云使用。
姜華云稱:車庫購買后,由姜華云使用。因為是家里人沒有書面贈與合同,寫(陳睿涵)名的行為就是贈與了。
  程小云稱:陳華芳在一審提起訴訟時沒有對車庫提出主張,在一審庭審時也是認可贈與給陳睿涵的。車庫當時買的時候直接落給了陳睿涵。
  陳華芳稱:車庫購買后始終是閆風華個人使用,一直到閆風華去世前。閆風華使用的A6轎車始終存放在車庫內。當時買車庫只是用了陳睿涵的名字,并且由閆風華、陳華芳繳納物業費。如果是贈與應當把(購買)收據給陳睿涵。因為該車庫沒有合同,沒有登記,只有一張發票,發票也在陳華芳手里。陳華芳不承認贈與。本案中陳華芳沒有認可贈與。
  本院查明的其他事實與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一致。
  本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條規定:“贈與合同是贈與人將自己的財產無償給予受贈人,受贈人表示接受贈與的合同。”陳華芳在一審法院審理時舉出了購買車庫收據,主張車庫是閆風華購買,屬于夫妻共同財產。上訴人程小云、姜華云上訴稱陳華芳在一審庭審時認可車庫是贈與給陳睿涵的理由沒有證據證實,理由不成立。陳華芳不承認將車庫贈與陳睿涵,而程小云、姜華云主張系贈與的事實依據只有閆風華購買車庫時收據上的名字寫為陳睿涵,沒有舉出(陳述出)其他能夠證明閆風華在何時何地如何以口頭表示或者書面形式將該車庫于何時起贈與陳睿涵的證據。并且,雖然收據上名字為陳睿涵,但該收據閆風華并未交給陳睿涵或其法定代理人,沒有證據證實閆風華有贈與表示及贈與行為。因此,僅憑收據上的名字不能證實贈與合同成立且贈與人已完成贈與行為。程小云、姜華云主張爭議車庫閆風華已贈與給陳睿涵的事實不成立。一審法院認定該車庫為閆風華、陳華芳的共同財產正確。程小云、姜華云、陳華芳均認可陳華芳在閆風華去世后,收到禮金款4萬余元。該款系親戚朋友之間按習俗禮尚往來的人情款,是給付禮金人和接受禮金人之間基于接受禮金人家庭發生婚喪等事件進行的錢款交往,該款不屬于閆風華與陳華芳的共同財產,程小云、姜華云主張作為遺產進行析產分割沒有法律依據。閆風華去世后,其所在單位發放的喪葬費是對閆風華近親屬的一種補助,是精神撫慰,應當分割。姜華云主張將剩余款12486.00元留作閆風華下葬支出并暫時由其保管亦沒有法律依據。程小云、姜華云未舉證證明陳華芳為辦理閆風華喪事所花銷的費用來源系陳華芳和閆風華的共同存款,故二人主張將陳華芳墊付的款從喪葬費中扣除后作為閆風華、陳華芳的夫妻共同財產處理缺乏事實根據。綜上,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判決結果正確,上訴人程小云、姜華云的上訴主張沒有充分的事實證據和法律依據,理由不能成立。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4120.00元,由上訴人程小云、姜華云承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沒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發布法律咨詢 ,我們的律師隨時在線為您服務
  • 問題越詳細,回答越精確,祝您的問題早日得到解決!
發布咨詢
發布您的法律問題
推薦律師
李大賀律師
河南鄭州
房樹志律師
廣東中山
李開宏律師
廣東深圳
劉哲律師
遼寧錦州
莫高經律師
廣西柳州
崔新江律師
河南鄭州
朱君秀律師
山西太原
蒙彥軍律師
陜西西安
劉同發律師
河北保定
熱點專題更多
免費法律咨詢 | 廣告服務 | 律師加盟 | 聯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鏈接網站地圖
載入時間:0.09971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110.com
白小姐今晚一肖中特i